纽约客暴食症患者

现在是潘多拉亚克特OP欺诈受害者了

【潘多拉×安兹】坦塔罗斯的喜剧

*腐向
*大段独白
*垃圾文笔
*OOC预警
*病态注意
*坦塔罗斯是喜剧本身就是个讽刺
————————————————————

欢迎来到纳萨里克大坟墓,本人所守护的无一人宝物殿,各位观看至此的观众贵安

诞生的第一天就因为被赋予了守护宝物库的职责而兴奋得发抖,我是如此的喜爱莫莫伽——安兹大人赋予我的性格,道具能够在上任的第一秒实现使用价值所带来的幸福真是比担当阶层守护者更甚。

在得知大人更名之日,卑微如我也要用出全身力气来展现安兹大人赋予我的一切职能,不论是排练过无数次的姿态,还是遣词造句的能力,还有与其他两位阶层守护者等同的智力,这都是展现自身在之前的时间里很好的执行了安兹大人的一切意志,但是之后被下了不许敬礼不许说安兹大人定好的独有语句的命令

创造我的时候,不论是特别的性格,还是特地设计了那样特别的姿态,明明是安兹大人所喜爱的

不过——原来如此,在在下面前流露的安兹大人真正的性格,会随着时间的变迁而成长的性格,这是整个纳萨里克只有我可以知道的东西,我的殊荣————与纳萨里克的认知中,更为清晰的安兹大人

真是、真是越来越想接近安兹大人

守卫宝物库是绝对不可以推卸的职责,虽然看守宝物库我已经失去了和阶层守护者一样可以被安兹大人接见的自由(此处重音),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私人想法干涉正事的,因为我可是安兹大人创造独一的领域守护者(笑?)
我很喜欢在每次见面的时候马上,立刻表示出爱,尽管实在是爱着安兹大人十分不得了,整日整日的描述可以为安兹大人做出任何事情的行为我根本不会去做的,喜欢这种自主情绪应该控制在不会(重音)让安兹大人感到烦恼的程度嘛

如果人想要自由,那就不能有上帝(此处原本应该为德语,但是潘多拉听话的换掉了)

被安兹大人起名『潘多拉·亚克特』是本人的荣幸,更因为被冠以『亚克特』的后缀名,得以保存所有至尊的真容,使我永远与至尊同在,我应该是整个纳萨力克最(升调)值得嫉妒的守护者了,

本人最得意的正事不止是守卫宝物库,保存安兹大人最为想念的其他无上至尊的样貌也是我的职责,而且还模仿的还不错的样子(此处更换了很多个姿势)

只要是安兹大人的命令身为守护者应该绝对的完成是纳萨力克的最高指令,模仿任意一位至尊来获取安兹大人的愉悦,只要安兹大人高兴就好了,只顾自己的欲望而让安兹大人烦恼种事情真是失礼(此处似乎特指两位女性阶层守护者)

不过惭愧,尽管本人能够变化成无上至尊们的样子,结果只是让安兹大人更加消沉,失礼啊,失礼,真是太失礼了,身为喜剧演员的我似乎也不能将悲伤掩盖。

时间有三种步伐:未来姗姗来迟,现在像箭一样飞逝,过去永远静立不动(此处原本应该为德语,但是潘多拉听话的换掉了)

这种伤痛,时间也无法摆平,就如同凡人行走在烈日下的一池深水中间,波浪就在他的下巴下翻滚,可是他却忍受着烈火般的干渴,喝不上一滴凉水,虽然凉水就在嘴边。他只要弯下腰去用嘴喝水,池水立即就从身旁流走,就像是把水池抽干,留下他孤身一人空空地站在一块平地上;饥饿的旅人站立在果树前,稍稍踮脚就能摘取树枝上的果实,但等他踮起脚来想要摘取时,空中就会刮起一阵大风,把树枝吹向空中;能够看目标却永远达不到目标的痛苦,时间在这基础之上附加了『永远』的可怕概念,苦痛将在我完成变化为其他至尊时达到绝望顶峰

(长达5秒的停顿)

啊,又一次大失礼,如果这都没法办到的话怎么能自称安兹大人的唯一作品,我可是二重幻影,不能让安兹大人高兴的话,那就变的再像一点,再滑稽一点,让安兹大人觉得【这个家伙以前从来不会这么好笑的】高兴一下!喜剧演员的本职就是掩盖掉悲剧我说的没错吧
不过,喜剧的核心就是悲剧,如果把悲剧笑着表演的话,所有人都会一起笑起来的,喜剧就会显得更加的讽刺进而增加喜剧效果,这样不是很好(浮夸的颤音)

我用安兹大人看来浮夸而滑稽的动作,用上所有毫无意义,毫不必要的弹舌音,夸张的用靴子跺脚再敬礼,高昂浮夸的语调与一举一动都足够让人见之发笑,尽管安兹大人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笑出来的

慈悲为怀留下来的安兹大人,只有通过我才能想起过去和其他至尊们快乐的时期,只有和我对话时才会随意的露出真实的性格,只有我可以得寸进尺,只有我才可以让安兹大人这样消沉,接受这馈赠只我一个便够

默片最后的谢幕,以撞断脊椎的痛苦重进大鼓以博得观众如潮水一样经久不绝的笑声

(夸张的献礼)

不过,安兹大人,(停顿)您是否以我为耻呢?

————————————————————
下一篇
02.以我之名

————————————————————
本文就是一个装逼文章,用的坦塔罗斯的苦痛的典故以及卓别林的最后一幕【也许】

以及稍微的让太子用他那夸张的遣词造句能力引用几句德国谚语和席勒的句子,比赛谁更能尬
虽然废话了一堆喜剧演员,但是这破文实际上更接近黑色幽默的默片一样的形式,本身这种形式表演出来的喜剧就十分的具有讽刺性,标题的意思本身就是指潘多拉被造出来的意愿就是满足一个永远达不到的梦想,所以怪不得叫潘多拉啊【点题点题】

本人也喜欢过度解读【小迪警告】因此也联想到潘多拉虽然能够模仿老骨的同伴,但是最后勾起的永远只会是回忆过去的自怨自艾,把本来就足够令人感伤的东西表演的滑稽惹人笑本身就是潘多拉作为演员的讽刺

评论(14)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