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客暴食症患者

请不要再搞错我的性别了,我的性别是秀吉

其实我觉得 你们可以再提问箱里投一些……很【数据删除】的脑洞,不论是哪对CP的,也许这就是我产粮的动力呢【喂】

仍然是提问箱

各位提问题的时候只按一下就够了

我觉得我很惭愧,我顶多只是给这对画了两张车而已,对不起各位鸭骡坑的小伙伴

overlord这个番我还很喜欢的角色就是王国战士长了,如果没有纳萨里克的绝对强大作为对比的话,那么战士长是既强大又温柔的人,明知必死也要竭尽全力保卫平民,每一丝强大全部用于保护身边的人,清楚自己的位置,尊重立场和自己不同的人,决心尽自己的职责,简直可以称得上是这个世界人类的尊严了,从小说里知道他的结局的时候仍旧是,欣慰又惋惜,毕竟战士长的结局也是用性命证明了人类的赞歌是勇气的赞歌这句话【】

【潘多拉×安兹】恐怖谷哲学

*腐向
*请配合这首歌食用全文: 
本能-椎名林檎
*作者仍旧喜欢废话
*ooc还是存在的,ooc属于我,角色属于原作者
*安兹→潘多拉,只是作者热衷于隐藏双箭头
*文笔不好,很啰嗦
*是【以我之名】的续篇,如果说以我之名是认清感情的话,这篇就是思考应该如何抉择
*虽然我描写的更像铃木悟但是觉得改来改去太费神

————————————————————————

安兹一向不喜欢放任不可控因素的滋长,就好像种植园园主不喜欢出现葡萄根瘤蚜,稻田耕作的农夫不喜欢出现蝗虫一样,谨慎是座右铭,思考是养分,大脑是终极武装,最高统治者乐意于构筑复杂的思维框架,利用细微处的不同而达到完全不同的结果,这也是曾经的『铃木悟』如此喜欢沉浸在游戏里的诸多原因之一,不负责任的说这是逃避现实

就像他曾经的公会伙伴说的那样,安兹实际上对人十分的亲和,最初攻略下纳萨力克的时候就曾经在塔奇米和乌尔贝特这两个经常存在争执的家伙之间调停,安兹很显然就是那种懂得如何将一句话换很多种说法的艺术,并且安兹对大家都很真诚,大家都乐意让他当公会会长并且听从他的指挥,这与他的思考的能力相关,步入社会的人的社交技巧是必须的

这也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安兹从来没有被守护者们察觉出异样的原因之一谨慎与怀柔,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安兹至尊的身份,根本没有守护者会怀疑至高的纳萨力克统治者的智慧——怀疑安兹大人的智慧简直就相当于质疑太阳不能发出光热一样

因为安兹对待守卫者十分宽容,尽量的满足他们的需求(雅儿贝德的部分越界需求除外),所有人都对纳萨力克具有归属感,下属、仆从之间窃窃私语的话题除了各自工作的琐碎事情,交谈的最多的就是从守卫者大人那里传来的关于41位至尊的过往琐事,仆人们聚集在食堂里交换信息,用袖子掩着嘴巴很有涵养的笑着——如果被人发现在嘲笑至尊,结果可不好,其次受欢迎的就是守卫者从纳萨力克以外带进来的外界的信息,毕竟他们的等级与职位都太低,不能够像星昴战斗女仆团那样参加安兹大人的计划中,他们的职责只能允许在纳萨力克内履行,最后一个问题,是足以让所有位阶低下的仆从都静若寒蝉但就是止不住去想去私下交谈的事情:哪一位守护者最亲近、最接近他们至高无上的、值得用一切代表美好的词汇指代的不死者之王——安兹大人呢?

这种话题没人敢乱传也没人敢乱说,因为在守护者大人里,至少有两位守护者明目张胆的对安兹大人表达出了爱意,而这二位自然是一直都争锋相对的雅儿贝德大人和夏提雅大人,二位唯一做出的让步也就是承认对方都可以成为安兹大人的妃子(她们自称的),的的确确有仆人拿雅儿贝德大人和夏提雅大人最后谁会成为正宫打赌,但是谁敢在明面上提这种问题只会是自取灭亡

只是,最亲近、最接近这种加了程度副词的形容词里涵盖了爱意,还可以表达信任这个词汇,另外有人认为应该是赛巴斯大人和迪米乌哥斯大人中的一个,其中认为是迪米乌哥斯大人的稍多,他们认为伟大的炎域造物主最能窥见安兹大人的宏伟计划,基本没有出现过失误,并且许多计划都是安兹大人默许的,猜测往往都不差毫厘,以至于安兹大人也会小小的惊讶一下迪米乌哥斯大人会注意他不经意间说的话而猜测出自己的意图,迪米乌哥斯大人与守卫者总管雅儿贝德大人并称安兹大人的左右手,而且因为经常出外勤,所以多数人认为是迪米乌哥斯大人

另外一大部分的人认为是赛巴斯大人,他们的观点是:如果不是因为赛巴斯大人出现了计划上的失误,赛巴斯至今仍会是星昴战斗女仆团的首领,但是能够近身侍卫安兹大人的守卫者几乎只有赛巴斯大人一人,再加上安兹大人容忍了赛巴斯大人将一位人类女性接纳到纳萨力克,并且宣称以自己的名字为誓保护那位女士的安全,这一部分人猜测是安兹大人的袒护与纵容行为

也有一小部分人认为亚乌拉大人与玛雷大人也很有可能,安兹大人很少对这对守卫者姐弟严厉,对待他们就像是对待孩子一样温柔,也许安兹大人很喜欢孩子,而且玛雷大人也是第一个被授予『安兹·乌尔·恭』之戒的守卫者。科塞特斯大人的谈论程度就和他的特性一样冷门,当然也没有人敢于因此对科塞特斯大人有任何的不敬,不过也有人觉得安兹大人有意锻炼科塞特斯大人——科塞特斯甚至都被指派去管理蜥蜴人部落去了。恐怖公,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跳过了他
如果不是因为位阶不够,娜贝拉尔·加码大人也在此列,因为娜贝拉尔大人是在安兹大人低调外出刺探情报时的随行星昴战斗女仆,并且与至高的安兹大人一同战斗的同时还能得到安兹大人的训诫,星昴女仆团的其他女仆多少因为这件事公开在战斗女仆茶话会上吃茶时表示嫉妒

如果安兹能够知道仆从的琐碎日常闲谈的话,作为唯一一个处在最中心位置知道真相的统治者,也许他会久违的感觉到早就不存在的胃正在痉挛

我不是!我没有!

这也许就是至尊大人的心声吧

只是这些东西都还在可控范围之内,至少因为扮演『统治者』扮演的不错,雅儿贝德他们都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所以守卫者仍然与安兹保持着距离,安兹面对他们时也带着基本的壳子对话,谣言止于智者,只是安兹大人敢说出真相的话,除了能推翻底层仆从的讨论结果之外就是会让小心翼翼的守卫者们伤心了

不管这些私底下的话题讨论的是如何的热烈,大家都同时的把一位守卫者忘掉了

————那就是潘多拉·亚克特了

这位安兹都曾承认过是纳萨力克底牌之一的守卫者,基本上大多数仆人都没有称呼他为大人过,现任的星昴战斗女仆团的队长尤莉·阿尔法大人曾经称他为『那家伙』,当然这并不是对这位守卫者抱有不敬的意图,知道这位守卫者的人根本不多,低阶的仆从甚至都没听说过他,如果不是之前夏提雅大人的事故,就连守卫者总管雅儿贝德大人都只是知道有他的存在与他的名字而已,而能够见到潘多拉的大多都觉得这位守卫者可能长期守卫没有第二人存在的闭锁的宝物库,导致精神上出现了问题:对守卫者总管雅儿贝德大人和战斗女仆使用小姐这种轻浮的称呼,而令她们感觉不快,纳萨力克普遍不喜欢轻浮作风的家伙

潘多拉守卫的宝物库是只有持有『安兹·乌尔·恭』之戒才能进入的地方,守卫这样重要的地方,夏提雅大人都曾经明确的表达出了羡慕,只是就算是低阶仆从有幸知道他的存在,也只会觉得这位守卫者是守卫纳萨力克的神圣圣杯的守门人

自然也不会任何仆从或者守卫者认为潘多拉是最接近至高统治者大人的守卫者
因为就算是安兹,看见潘多拉的话,他那不存在的胃就不仅仅是痉挛了,而是胃痛

安兹对潘多拉感到矛盾,甚至可以说,潘多拉很难对付
作为人类的多种不成熟之处,年轻时做的幼稚事情在成熟之后总是希望用各种方法抹掉或者掩盖,掩盖不了就选择忘记,把这件事情忘在犄角旮旯里,这些令人不快的记忆自然就像是消失了一样。只是当这段令人不快的记忆留下了什么证据,并且毫不遮掩的摆在你面前,人只会感觉到羞耻和恼怒,过后再次将他雪藏

就像安兹在把乌尔贝特的试作品送给迪米乌哥斯的时候他说的『不希望看到失败品继续留下来的』那样,潘多拉是安兹制造的失败品,只是安兹仍旧没有残忍到对自己创造出的作品产生厌恶或者毁灭的想法,毕竟当作品鲜活的在眼前才会正视他的存在价值,在自己所知晓的理性所不能完全解释的宇宙中,人本能的会靠近一切他认为绝对可以信任的人物。不论怎样潘多拉都是唯一可以理解安兹的特别存在,可以毫无顾忌的呆在安兹身边的也只有他而已,或许是过于近的距离令安兹产生烦恼也说不定

人类总是会喜欢外貌更为接近他们的造物,造的越有人类的样子越是喜欢,当与人的相似度增加到超过一个阈值,人类对他们的反应便会突然变得极其反感,即哪怕他们与人类有一点点的差别都会显得非常显眼刺目,从而令他们具有非常僵硬恐怖的感觉,有如面对行尸走肉;紧接着随着相似度更加接近,恶感在跌至谷底后便再次正常攀升,是微妙的好恶『恐怖谷』
这种在人脑海内扎根的被动反应也许是用于淘汰不成熟的,畸形的失败品,就像是电脑预装程序一样无法卸载,所以制造这些NPC的时候要么和人相差无几,要么和人有很明显的区别,同时避开那恐怖谷地

进与退之间的取舍,不知已经接近到何种地步而站在原地,后退一步尚且在已知范围,前进却不知道下一步抵达的是好恶线的哪种趋势的峰口:是上升,是急坠?只是名为冷静的特质限制了感性思考的方向,理性却导致自身明确的认知到这种感情存在而干脆置之不理,因为这不是关乎整体计划的大事,更算不上关乎切身安危的大事,从而进入另一种意义上的纠结

明明是创造者与造物的关系,本来是主导者的一方却因为紧密的连接,产生的莫名情感而举棋不定,信任?依赖?这种导向方向就像扭转过来一样,能够完完全全理解并接受自己的只有他一个这种理由,反而无法确定接下来到底怎么做,在好恶的『恐怖谷』前不知是跌进去冒险更进一步,或是珍惜着仅存的距离感这样下去就好?

守护者对自己是绝对忠心的,所害怕的是想要更进一步反而会干了坏事,像以前那样保持着像父母与儿子的距离就够了,安兹那谨慎的习惯与绝对冷静的被动技能让他平静的明白,对自己相当于孩子一样的造物产生那种爱,如果走错一步也许就再也找不回那回升的阈值,再也无法回到以前的样子————

“啊啊,安兹大人是在思考什么事情吗?”

潘多拉带着夸张颤音的声音令安兹从冷静又纠结的思考中拉回来,这个以原形示人的二重幻影做着和往日一样浮夸又可笑的特有动作,只是这一次没有在令安兹大人产生任何感到羞耻的情绪
“只是,在思考你日复一日的看管宝物库会不会有点无聊”

“当然不会啦!安——兹大人,”潘多拉竖起一根修长的手指,像魔法吟唱者挥舞法杖一样自然潇洒,“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擦拭宝物了”

“是这样吗”安兹若无其事的拉开和潘多拉之间的距离,转身时深深的看了二重幻影一眼

“是吗”

安兹大人离开了宝物库,最难以面对的公务终于能暂时放下了

————————————————————————————

作者这篇还是在废话连篇很抱歉【哎呀别打我!】

安兹冷静的思考今后的可能性的样子真是太令人着迷了呢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恐怖谷理论的曲线真的略适合这个时候他们的关系

下一篇是,肯定会有的【顶着锅盖逃走了】

第一次约稿

第一次尝试约稿,我没公开约稿过一堆详细流程不懂请多见谅
画风不太好请见谅
主要约人设图,插画等,大概8开左右,目前板子已经坏了所以只能手绘
第一次约稿价格就……定低一点
黑白单人设定图【8开】150,黑白插画【8开】200
目,上色看复杂程度加钱……目前我也只知道这些,有意向的就私信我

【反正也没人会约的】

四年前的老图了,发在贴吧的,都快没印象了

给变猫配图
潘多拉×铃木悟
醉酒的时候乘虚而入真是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呢

提问箱回答第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