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客暴食症患者

现在是潘多拉亚克特OP欺诈受害者了

时过境迁,可我依然想念你们

啊……做梦了,少见的梦到了POI

梦到了TM把Root的意识转换成数据上传到了新的躯壳里,【设定似乎是Reese没有死】小队继续着接号码的工作,所有人都像从前那样,甚至在原来图书馆的地方重建了秘密小屋

只是弗斯科警探已经老了下岗,偶尔协助小队,儿子没有当警察,Reese还吐槽弗斯科变老了,Finch坐在轮椅上,Root和Shaw仍然打情骂俏,bear整天啃玩具不知道啃坏了

多年以后所有人都老死,留下保存了Root完整意识的不灭躯壳,此刻Root熟悉的人只剩下TM,TM出生以来最亲近的人类也只剩下Root

此后TM地下收了许多执行人去拯救或者阻止号码,有些是白框不知情的执行人,有些人有幸可以得到TM的认可成为黄框执行人,然而这些人都是被一个神秘的女人招募的,那就是一个有着不灭躯壳的Root

不过也有人不服,为何这个女人是头领?

因为她是仅存的首席执行人,自AI之战那个时代留存下来的Prime Assets

然而没人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死过一次,而现在的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正的她

Finch,Reese,Shaw,Fusco,Carter从前熟悉的人在老死以后TM私自保留了他们的意识数据,但是却从来没有再像Root那样再输入不灭躯壳来重现

TM清楚那只是复制,原来的已经死了,她复制的Root已经独自一人承受了幸存者的孤独,来源于她属于AI的妄想和任性,一次失误就造成了另一个灵魂的痛苦

在Root的一次躯壳损坏,意识被暂时抽离躯体,等待进入新的躯体时,Root以数据的形式与TM直连对话

“你,是否,想过,放弃,生命?”

“噢,那倒没有,甜心,信仰是不会随着时间而蒙尘的”

“检测,大脑,痛苦”

“是啊,有时有点寂寞,毕竟能和我说的上话的人已经躺在土里了,有时我都想和Reese道歉,如果他能从土里爬出来抱怨我神经质的话,我就不再说他是Harold养的警犬,如果是Fusco,嘲讽他不懂电脑似乎也不错,当然如果是Shaw就更好,我们是天雷勾地火,夜夜笙歌”

“抱歉”

“没什么可抱歉的,Harold说过总有一天我他无法再和你对话,有一个熟悉的人讲点没营养的话也挺不错”

“抱歉”

当新的躯壳换好了,这个躯壳比以前的都新,视野从未如此开阔,耳闻致无比细微之处,Root的新躯壳的眼睛却开始不断的流合成液体聚合物,液体遇空气变色成血红,好像是人类的血

“时过境迁,可我仍然想念你们”

Root说

然后我醒了

我哭醒了

是小时候

我一直脑补John是哥哥William是弟弟来着,虽然感觉同卵双胞胎这个的区别不太强

最后放弃了攒九图

关于前一篇的人造人设定的图什么的

既然是脑洞,那就写一写

最近想搞一个人造人的AU
Reese是安保型人造人的旧型号
Hobbes是新型号,并且还有供使唤的好几个外机
Finch创造出了安保人造人Reese,用于量产并且投入使用
过了几年,Finch去世,公司中有人接替了他的位置,在旧型号的基础上做出了Hobbes
其中被Finch亲手造出来的旧型号的原型机Reese保留着Finch的遗嘱,但是遗嘱的内容被Finch设置了权限,公司的其他人无法浏览,后来的人想要知道遗嘱藏的东西所以让Hobbes关着Reese【这个时候其他的旧型号都被回收了】
此时的新型号已经投入使用,公司用来监禁Reese的也是新型号的原型机
出于授权原因,公司无法对Reese的系统进行修改,所以Reese没有新型号Hobbes的自我修复功能,因此缺了右手臂,而且hobbes坏的不给他修
hobbes的职责是监禁同样是人造人的Reese,同时试探Reese的系统至少能得到一些关于遗嘱的线索

hobbes也并非完全服从于公司新的老板,因为他并不是Finch造出来的,因此创造他的理念已经变了
创造Reese的理念是保护,而创造Hobbes的理念是监禁,因此Hobbes虽然力量数值被外机分摊了但是更加具有侵略性,所以也不想服从于人类

这个其实是我和哟哒想的一个脑洞……

和老哟想的合成人梗
被宅总造出来的安保机器人,旧型号Reese

以及在宅总死后由新的开发者开发出来的新型号hobbes

以后请叫我水仙专业户

多年以后,容颜老去,接引我的天使仍然能够认出我,他还是当初的模样

我的男神们都有一个共性

受伤起来美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