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客暴食症患者

有趣的灵魂我没有,乏味的躯壳二百斤
磕西皮使我兴奋,经常性突然亢奋

陷入沉思,这世界上画Aguilar×Callum的画手难道只有我一个吗,真的没有人吗

评论(6)

热度(10)